• <track id="60yyb"></track>

    <track id="60yyb"></track>

      1. <track id="60yyb"></track>
      2. <tbody id="60yyb"></tbody>
        <nobr id="60yyb"></nobr>
        <bdo id="60yyb"></bdo>
      3. <track id="60yyb"><source id="60yyb"></source></track>
      4. 泊頭市環鑫除塵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5. 梯形除塵骨架梯形除塵骨架梯形除塵骨架采用有機硅噴涂或鍍鋅、噴漆等技術,鍍層牢固,耐腐...
      6. 耐高溫星型卸料器耐高溫星型卸料器耐高溫星型卸料器可以用在收集物料系統中,作為料倉的卸料器,卸...
      7. 不銹鋼星型卸料器不銹鋼星型卸料器不銹鋼星型卸料器是粉體工程專上的儲存、給料、定量供料、氣流輸...
      8. 鋼鐵廠除塵器鋼鐵廠除塵器?鋼鐵廠除塵器管道的布置尊循以下幾個原則:不影響工藝生產、便...
      9. 塑燒板除塵器塑燒板除塵器塑燒板除塵技術是一種國際先進、成熟、超低排放,可靠的技術,已...
      10. 當前位置:返回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

        環保行業,野蠻十年的結束

        發布日期:2019-04-07 發布者:環鑫除塵

        十年前,我問了身邊一位朋友這樣一個問題:你認為現在環保行業的發展處在一個什么階段?


        那時候,他已經在行業里打拼多年,擔任一家即將上市水務公司的副總工。他告訴我,環保行業才剛剛開始,未來十年才是環保行業黃金發展期。


        如今,十年過去了,他現在已經是上市公司的總工和副總裁,元旦期間我再次向這位老友請教,我還是問了他同樣的問題:你認為現在環保行業的發展處在一個什么樣的階段?


        他笑了笑,給了我一個和上次同樣的答案:環保行業才剛剛開始,未來十年才是環保行業的黃金發展期。


        那真相到底是什么?




        01

        野蠻的“黃金”十年

        高速發展背后的3個邏輯


        發展的速度快不代表行業發展的好,在過去的十年間,環保行業經歷的是數量層面的爆發,而非質量層面的突破。


        這種數量層面的爆發,其背后有三個邏輯的支撐:


        邏輯一:誰都可以干


        10年前,環保行業公司數量不足1萬家,如今,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5萬左右,剔除掉2018年倒掉的企業,2019年仍然正常運營的企業也有4萬家左右。


        在這10年間,環保行業是一個像餐飲業一樣的行業,極其分散,弱小,即便有少數企業能夠雄霸一方,但很難突破地域和關系的束縛。


        邏輯二:誰都能干


        十年前,開頭那位朋友給我講過一個段子,其實是他們公司的親身經歷,大致內容如下:


        他說有一次公司一位技術負責人去拜訪河北一個環保公司客戶,為他們在當地的項目提供技術工藝支持,在聊天的過程中,他們公司那位技術負責人發現對方的主業竟然是做紅薯粉絲加工的。


        由于在當地有不錯的關系,拿到了幾個污水處理的項目,所以這個粉絲加工廠的老板把他剛從大學畢業的侄子以及家里的青壯年都叫過來,成立了一個小型的家族式的環保公司。


        你可能覺得這是個例,但這在2010年那會,是一個普遍現象,開頭提到的那位朋友,他們公司對接的很多小工程公司,相當一部分都是臨時插一腳進來的門外漢。


        邏輯三:誰都敢干


        現在到了年底,做環保公司的,個個都提心吊膽,為什么?


        因為項目不驗收或者驗收不通過,就意味著錢收不回來。而在以前,這壓根就不是個問題,所以只要能搞到項目那就是穩穩的搖錢樹。沒人給項目質量較真,也沒人關心項目運行的實際效果。


        這種感覺有點像花錢消災的感覺,而不是花錢做環保。


        那時候的企業最典型的心態是什么?


        大家渴望的不是成功,而是不勞而獲,是坐享其成,是繞過過程直奔結果這樣的事。而這就是浮躁的本質:只想要結果,不想要過程。




        02

        寒冬下的環保行業

        表層的“大撤退”與底層的“大進化”


        過去野蠻發展的“黃金”十年其實就是從業者的浮躁從萌芽到高潮再到迅速退去的過程。


        這最終呈現的就是表面上的“大撤退”與行業底層的“大進化”。


        1. 資本正在離場


        我統計了一下2018年環保行業上市公司的市值數據,超過20家公司市值蒸發大于50%,全行業上市公司市值蒸發超過1600億,3家龍頭型公司頻臨破產,11家公司出現國資解盤。


        當然這個統計不夠全面,但已經可以說明一個事實,資本正在大幅度的快速離開環保行業。


        2. 企業正在縮減


        兩個月前,行業里幾家龍頭公司裁員的消息在朋友圈被傳開,裁員是可以理解的,但裁員幅度之大著實讓人震驚,有些公司的裁員幅度甚至達到了70%。


        身邊有朋友說,怎么自己就沒感覺到裁員的危機呢,這只能說明你在的公司沒有處在行業最中心的位置,或者說是食物鏈的最頂端。


        但有一個點是可以確定的,裁員絕不是大公司的專利,大公司的裁員代表著危機的開始,這個效應會往供應鏈后端傳遞,這需要一點時間。


        裁員雖然是一件讓人不愉悅的事,但坦率地講,從全局來看裁員并不一定就是壞事,這是一個行業進步的開始。


        3. 需求正在擱置


        元旦和幾個朋友小聚,大家開玩笑說,今年可以提前回家過年了,因為項目停工了。


        早在2018年7月份開始,行業里就有項目停工的消息,不僅是一些剛剛中標的河道治理項目無法按時開工,還有不少在建項目也出現了停工,原因就是貸不到錢了。


        停工就以為著環保治理無法按時推進,但環保項目不想房地產,爛尾了就爛尾了,環保是政治任務,是有時間期限的。


        每一個被擱置的環保需求,最終都會接受新一輪環保督察的審判。


        環保督察饒過誰。(今年連國企也已被列入重點督察對象)




        03

        寒冬的底層邏輯

        紅利的消失


        過去十年的野蠻發展到如今的寒冬,行業里也有很多反思,有人認為是缺錢,有人認為是技術功底還不夠,有人認為是企業經營管理能力不成熟,這些都對,但都不是過去十年最底層的邏輯。


        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成功的,我們就不會真正知道自己是如何失敗的。


        過去十年環保行業的野蠻發展,最大最根本的推動力就是行業紅利的迸發。

        而如今行業的寒冬,最底層的一根主線也同樣是行業紅利,是行業紅利的消失,而這就是環保行業里正在經歷的大勢。


        時間是紅利的天敵,所有的紅利都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消失。


        紅利一:政策紅利


        政策的紅利是環保行業最大最直接的紅利。從幾乎沒有環保政策到寬松的環保政策再到史上最嚴的環保政策,不同的環保政策會帶來不同的紅利:


        環保政策比較寬松時,會出現政策導致的負面紅利,比如,之前的面子工程,項目交付了沒人考核,錢來的很快很好賺。


        環保政策趨嚴時,上述的負面紅利會消失,但隨之而來的是正面的紅利,比如,技術好的公司可以為市場提供符合國家要求的的環保解決方案。


        紅利二:資本紅利


        在政策紅利快速釋放的時候,資本當然不會袖手旁觀,資本的使命就是到有紅利的地方去。


        但資本在過去十年間,對環保行業的態度也在不斷發生變化,一位專門做環保行業投資的朋友總結過一句特別經典的話:過去十年,資本對環保行業經歷了愛、恨、離、別,如今看已破紅塵。


        什么叫看破紅塵?


        意思就是,紅利吃完了,是時候說再見了。


        后面的硬骨頭,還得有情懷又有硬功夫的人去啃。


        紅利三:用戶紅利


        什么叫用戶紅利?


        通俗來講就是用戶的需求從無到有。這也是過去十年整個行業在做的事情,大量未被開發過的toG和toB客戶的需求,隨著政策的變化被脈沖式的釋放。


        而用戶需求從有到優,這就是技術的紅利(這個在下篇文章中會說到)。